注册账号送礼金_金纹蓝银草

最新文章

•04-14

周元在后山陪了玄老半日的时间,待得一老一少将那壶酒尽数的喝光后,他方才意犹未尽的与玄老约了明日的时间,心满意足的起身离去。周元自后山走出,脚步便是一顿,因为他见到一道白裙倩影,飘然若仙般的俏丽于不远处的山石上,青丝轻扬间,气质出尘。他望着那道熟悉的倩影,笑了笑,步伐迈出,便已是出现在了其身旁。“卿婵师姐,多年不见,风采依然啊。”周元爽朗的笑道。“哪敢和你相比,往后你可就是苍玄盟的盟主,这整个苍玄天,就没人能比你更有权势了。”李卿婵偏过头,容颜清丽绝伦,她盯着周元,红唇泛着一丝笑意。“消息传得这么快吗...”周元有些无奈,道:“若不是四大圣宗谁都不服谁,折腾了这么多年都没能整合起来,我才懒得给自己招惹这种麻烦事。”所谓的苍玄盟盟主的身份对于他而言,简直毫无任何吸引力,毕竟以他这般层次,往后只要能够踏出那一步,真正的晋入圣境,那时候不管在哪里,他都是一方巨擘,所谓的这些权势,跟自身的力量比起来,根本不值一提。李卿婵也清楚周元的性子以及他的潜力,她仰起俏脸望着满天繁星的夜空,轻声道:“真是不知不觉间,当年那个后入宗门的周元师弟,竟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。”“如今的你,可算是我苍玄宗的骄傲呢。”周元哈哈一笑,道:“这十数年过去,卿婵师姐还是跟当初初见时一样的漂亮,我记得咱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...”话音到这里突然的戛然而止,因为他见到李卿婵眸光有些羞恼的投来,那白皙如玉般的绝美俏脸上,也是一片通红。周元愣了愣,脑海中的记忆在迅速的翻动,最后他终于明白问题出现在了哪里,因为他第一次与李卿婵正面碰见的地方,似乎是那源池祭中...那个画面,是身穿薄纱遮掩曼妙娇躯的李卿婵于温泉中泡澡,而他的脑袋,突然间从热气腾腾的温泉中冒出来,最后与李卿婵目光呆滞的对碰。记忆画面停止在这里,周元的面色也是变得有些古怪起来,两人间的气氛更是变得沉默,尴尬。周元简直是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刮,当年就是因为这出事故,导致李卿婵追杀了他许久,最后还是夭夭出马才保住了他。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半晌,最终还是李卿婵悄悄的深吸一口气,强忍着脸红,道:“我来这里是通知你,楚青他们听说你回来了,所以在百香楼宴请你,百香楼总还知道吧?”“如果还请得动你周元盟主的话,那我们就在百香楼恭候了。”话音落下,她身影已是化为一道流光划破夜空而去,那清冷若仙般的身影,似是看上去有些逃跑的感觉。周元尴尬的挠了挠头,然后目光望着苍玄宗内的,眼中有些追忆:“百香楼吗...”那些年在周元这种新弟子的眼中,百香楼就是最为豪奢所在,那里的美味佳肴,即便是周元这大周王朝走出来的殿下都垂涎万分,那时候外出任务或者修炼归来,能够在这百香楼邀上三两好友吃上一顿,可谓是享受至极。周元笑了笑,待得苍玄盟正式成立,整个苍玄天都将会卷入大势之中,那个时候,想要再有此时悠闲,恐怕都不太可能了。所以有这般闲暇,也得趁机与这些老友叙旧了。...百香楼。今夜的百香楼罕见的闭楼,其内灯火通明,却不接待来客,这让得不少苍玄宗弟子都是好奇的观望。“百香楼竟然被包了?谁这么大的手笔?!”“此前不是宗内下了新规定,不准私自包下百香楼吗?谁敢在此犯禁?”“你这消息还真是迟钝啊,包下今夜百香楼的,可是楚青,李卿婵等长老...而且你可知道他们要宴请的是谁吗?正是那位自咱们苍玄宗走出去,如今已经名声响彻诸天的周元师兄!”“周元师兄?!难道是那位传奇师兄?!”“我今日也听说了,周元师兄归来,撮合四大圣宗组建了苍玄盟,共抗圣宫,而周元师兄,就是苍玄盟盟主!”“这是何等的魄力与威风啊...周元师兄真不愧是我苍玄宗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弟子。”“......”楼阁顶层,一桌好宴。一颗光溜溜的脑袋,永远是众人中最瞩目所在,不过即便如此,依旧影响不了楚青师兄那英俊潇洒的容颜。“周元师弟,多亏了有你,遮掩住了我的光芒,不然这苍玄宗有史以来最出色弟子的名头,就得落在我的头上,那真的是会让我痛不欲生。”楚青师兄一脸感激的对着身旁的周元说道。一旁的李卿婵,叶歌等人只能以白眼相对,这家伙的脸皮是真的厚,不过他们又明白,这恐怕还真是楚青的肺腑之言,因为以这家伙的懒度,真是恨不得把自己隐藏成一个最普通的弟子,因为那样就不会有人给他安排各种各样的任务。“楚青师兄不必谢我,我这光芒也的确是遮掩不住,我已经竭尽全力的让自己低调一些,但是真没办法,实力他不允许啊。”周元端着酒杯跟楚青碰了一下,感叹道。楚青点点头:“理解,理解。”李卿婵实在无法忍受,只能没好气的打断:“你们两个够了啊,不要影响我们的食欲。”不过众人目光相对时,皆是噙着一丝怀念的笑意,这是当年之变后,周元第一次回到苍玄宗,在座的人,如孔圣等人,以往还与周元有过许多的冲突矛盾,可十数年后再来看,终归只能说一句年少气盛,一杯酒下,往事尽在其内。正与众人沉浸于当年轻狂时,周元忽然有所感应,微微偏头,见到一道肥胖的人影在那楼梯间,视线隐秘的投来,那目光中带着好奇,尊崇以及怀念。而那道人影在见到周元视线转来时,显然是惊慌了一下,然后急忙缩头,欲要转身逃去。不过他步伐刚动,却是发现自己诡异的站在了那桌好宴前,一时间只能满头冷汗。宴桌上,顿时一静。周元望着眼前那道有些肥胖的人影,后者的面目格外的丑陋,浑身都是如蜈蚣般的疤痕,他穿着大厨般的外袍,此时出现在这里,让得他紧张得不断的搓着手,汗如雨下。另外,在他的身上,没有任何的源气波动,那并非是隐匿了下去,而是...真的没有。周元沉静的目光停留在这肥胖男子丑陋狰狞的面庞上,后者低着头,似是不敢看他,他的眼中有着复杂的情绪,也不知是期盼还是胆怯。周元的目光最终缓缓的移开,而肥胖男子则是大松了一口气,急忙转身就要逃去。不过,周元的声音,让得他的脚步凝固了下来。“沈万金...”“你为何变成了这样?”周元望着这已经面目全非的男子,却是想起了当年初进苍玄宗时,那个跟在身旁鞍前马后,左口一个小元哥,右口一个小夭姐的小胖子...

•04-14

亲上去了,蓝轩宇就觉得,今天就算在这儿被暴揍一顿似乎也值了。她的小脸太粉嫩了,简直就像婴儿肌肤一般的触感,淡淡的清香,弹性十足,亲上一口竟是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。但他也知道,只要冻千秋反应过来,恐怕立刻就会爆发。所以第一时间松开她,带着激动的心跳转身走向广场,你不是要报复我吗?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,我就索性昭告天下,你是我女朋友,看你以后怎么办。反正没两天自己就走了。他这一声大叫,宛如天雷滚滚,震撼的周围天斗学院的学生们一个个目瞪口呆。原本那些有意要上前挑衅的男学员反而驻足不前了。这位如此嚣张的宣示主权,是不是有什么倚仗啊?这是他们下意识想到的。蓝轩宇本来认为,他这么一叫,估计立刻就会有人冲上来动手。可谁想到,周围反而是一片安静。然后他突然感觉到,一股冰冷的杀气骤然在自己背后爆发。“蓝——轩——宇——”一声带着哭腔的娇喝声在身后响起。这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,充斥着无尽的杀意!蓝轩宇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下意识的回身看去。看到的是双眸通红的冻千秋。冻千秋是要疯了,她万万没想到,在大庭广众之下,在自己都已经想要放过他的情况下,这家伙竟然、竟然当着这么多人亲了自己,还当着这么多人,说是自己的男朋友。这让她以后在学院怎么做人?心下气苦,再也顾不上惹娜娜生气了。这位,爆发了!一圈圈魂环从脚下升起,两黄一紫,冻千秋身体周围几乎是瞬间升起一层冰雾,令周围的气温迅速下降。脚尖在地面上一点,人就已经到了蓝轩宇近前,右手之中,冰枪凝聚,直奔他当胸刺去。看着她那通红的双眸,蓝轩宇就知道自己似乎是有点玩大了。赶忙迅速后退,同时双手蓝银草迅速释放。金纹蓝银草反卷在手掌之上,一层细密的金色鳞片瞬间覆盖。一拳轰出,硬撼冰枪。“砰”的一声,冰枪前端炸裂。冻千秋的身形在空中略微停顿了一下。蓝轩宇的力量无疑超出了她的医疗之外。可她从蓝轩宇身上也只是看到了一个白色魂环。最近这段时间,蓝轩宇和钱磊已经没怎么召唤过她了。毕竟,用金纹蓝银草辅助召唤龙类魂兽要靠谱的多。所以,她也不知道现在蓝轩宇究竟是什么修为,此时一眼看去,这家伙连两环都没到啊!彻骨寒意从炸开的冰枪中传来,蓝轩宇对冻千秋也还算熟悉,知道她的实战经验极为丰富,而且冰属性能力非常厉害。身形一闪,借着冲击力就像湖面上跳去。打是打不过的。除非动用武魂融合技,可是那武魂融合技他自己也控制不了,真杀伤了冻千秋怎么办?现在只有逃回到娜娜老师身边才能安全。在这一瞬他甚至都想好了,这几天就守在娜娜老师身边,哪也不去,她总不能对自己动手吧。一跳入湖,蓝轩宇左手向下方虚按,顿时,一块冰面凝结而成,脚尖在冰面上一点,就要飞速逃逸。冻千秋冷哼一声,右手一挥,冰枪已经投掷而出,瞬间暴射蓝轩宇,与此同时,她也是弹身而起,宛如凌波仙子一般直追而去。身上第二魂环光芒闪耀,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,大片冰雾在她身体周围凝结而成,当蓝轩宇扭头看时,吓得机灵灵打了个寒颤。在那冰雾之中,上百枚冰锥已经凝聚而成,瞬间就朝着他这边覆盖而来,封死了他所有可以闪避的路线。步法再好,也要有空隙才能闪避啊!可人家根本不给他闪避的机会。第二魂技,冰潮!大幅度增强各种冰属性能力,是冻千秋自身极强的辅助魂技。面对大片冰锥,蓝轩宇一边向水面上落去,一边尽可能蜷缩身体,一面冰盾竖起在身前,闪避不了就只能防御,尽可能的减少自己身体被攻击的面积。冻千秋手中已经又凝聚出了第二杆冰枪,冰枪一指,那漫天冰锥竟然在她的控制下向蓝轩宇攒射而去。好家伙!蓝轩宇身体猛地向下一沉,刚刚凝聚用来支撑自己身体的身下冰层顿时破裂,让他整个人都在瞬间沉入湖水之中。他的银纹蓝银草第一魂技乃是水元素掌控,身在水中,显然是更有利于他对水元素的控制。以他的身体为中心,在他沉入水中的瞬间,周围一个漩涡就已经凝聚而成。跟随他进入水中的冰锥受到漩涡影响纷纷被甩开到一旁。蓝轩宇控制着水波方向,猛的一推自己身体,朝着反方向的岸边飞速游去。但是,就在这时,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机传来。猛的一转身,只见一道全身散发着暗蓝色的光影猛的朝着自己方向冲来。妈呀!那是什么玩意儿,一条巨大的深蓝色鲨鱼?虽然看上去完全是能量形成的,但身长足有七、八米开外。而且在水中游动的速度更是奇快无比。几乎只是一瞬间就要到他身边了。蓝轩宇左手猛的一按湖水,身体瞬间借助反弹之力弹身而上。在岸边广场的学员们看到,蓝轩宇才刚刚入水不久,就从另一边猛的蹿了出来。而紧跟在他身下,一张血盆大口瞬间追上,似乎是要将他一口吞掉。幸好,这一下水压借助的力量足够大,蓝轩宇身体在空中蜷缩,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那鲨鱼的大嘴。但是,一股冰冷的狂风此时已是从天而降。抬头看时,之间一脸冰冷的冻千秋挥舞着冰枪正当头砸落。蓝轩宇已经做出了一连串的应变,此时身在空中,根本没有半点借力的地方,已是黔驴技穷。无奈之下,只能抬起右臂,硬扛这冰枪的下砸。此时他已经明白,那身在湖水之中的鲨鱼,很可能就是冻千秋的魂灵。现在魂师的魂灵大多数只是用来增加魂技,人造魂灵自身的战斗力虽然也有,但一般很少用。因为魂灵本身的控制较难,会消耗更多精神力。现代魂导科技讲究将精神力融入机甲,或者是斗铠,走双甲流路线。很少有人愿意分出精神力来控制魂灵。人造魂灵又不像过去真正的魂灵那样拥有自己的智慧那么灵动。所以也就逐渐被淘汰了。却没想到,这冻千秋对自己的魂灵控制的居然如此之强。“砰!”蓝轩宇右手上的金色鳞片被砸的一阵颤抖,巨力砸落,他整个人又重新向水中落去。而下面的深蓝色鲨鱼魂灵已是张开大嘴,等待着他的落下。要完蛋啊!危急关头,蓝轩宇下意识的就想要双手合握,使用自己的武魂融合技。可是,在这一瞬他也意识到,如果在这个时候自己使用了武魂融合技,就意味着魂力会下降一级,虽说现在恢复的已经很快,但也不可能几天时间就恢复过来啊!也就没可能在娜娜的帮助下提升到二十级了。怎么办?

•04-14

“国潮其实已经火了有一段时间了。”90后小张进入“炒鞋圈”快4年了。一直以来,他“倒腾”的都是一些国际品牌,目前挣了小1万元钱。他偶尔也会购买一些国产潮牌,但从没参与过炒国产鞋。据他观察,这次很多炒鞋客都看好国货品牌,一方面看到了消费者的爱国情绪;另一方面,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国货崛起的一种认可。小张也观察到,真正“出圈”的国产潮鞋数量还不是很多,往往只是几个限量款、联名款。

•04-14

  正因此,医疗资源相对落后的城市,所导致的自身临床和科研训练的不足,对年轻医生的成长发展而言,无疑是致命的。

bob电竞 / e0gn6
•04-14

2018年,工信部发布《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》,要求汽车生产企业承担动力蓄电池回收的主体责任。2018年至今,工信部发布了两批符合“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总和利用行业规范条件”共27家企业名单。

•04-14

•04-14

赶走了大秋,雨春的心情很糟糕,越想着二冬这个恶毒的女人心里越恨,她可真想得出来:还滴血认亲,古代的官府断案真是离谱,以这个方法断定亲属是个无稽的笑话。WwW.voDtw.cObr>现代人哪有不懂的,两个人的血『液』要是能融合,只有血型是相同的,亲父子亲母女的血『液』也没几个能融合的。二冬说了有办法让俩人的血『液』融合,这种办法古人也一定会知道的,那又怎样,他们可把她当了个十来岁的小孩子,她们有张良计,自己可有过墙梯。小小的把戏想置人于死地,说古人聪明,也不是那么准确的,古人的狂妄可是顶天的,难道他们不会想想能人背后有能人。史县令也搀和着陷害她一个小孩子,古代的县太爷可真是无法无天,史县令和王永昌打成一气,自己的报复大计也捎他吧。永明想得美,想把谷氏弄到她这里,幸好没有答应,如果弄个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卖自己的人,自己都得悔恨得拿刀砍下自己的脑袋,这个脑袋真的是一点儿用处都没了。是个傻子的傻子。谷氏如果看到了自己的田地,自己的瓜园,自己的银子,还不更得千方百计的把她处理掉,把一切都占为己有。还好自己的头脑较清醒,幸好谷氏不是真正的亲娘,要是亲生的,自己或许会当的。永明可是以为谷氏是她的亲娘,她是应该伺候的。自己和谷氏没有一分的亲情,别说是真心的呵护她,是怜悯之心也不会生出的。[]田园五兄妹182这一次自己又作对了,引狼入室可是最危险的。陶家的人为什么都这样狠绝,因为穷吗?雨春否认的摇了摇头:魏四婶家可陶家穷,连自己的地都没有,二亩租田,养活那么一大家子,魏四婶为何不对女儿狠厉。冬冬也到了说亲的年龄,为什么人家没有卖女儿的意图,可见人的品质是天壤之别的。雨春对魏四婶又高看了几眼。雨春心情烦闷了一阵,李雪和小丫儿都忐忑的看着雨春,她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雨春才好了,二冬设下这样的毒计。雨春怎么逃过一劫?“春儿……”李雪开口:“春儿,我们现在走,去找你师父吧,如果县太爷派人来抓你,可怎么办?”雨春笑了:“他来抓我?我又不是杀人犯,他凭什么抓人?我看他这个县太爷是当腻了。雪儿姐姐你不用那么胆小,只不过是陶家人告到县衙。传唤我公堂是了。”“公堂?你岂不是败坏了名节,女子公堂可不好。”李雪一副惊容,脸顿时憋红了。“公堂怕啥?只有那些大家闺秀才最怕公堂的,她们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呢,我们这些小家小户的有那些规矩吗?天天被父母打着东跑西颠的干活,看哪个乡村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。摊到了事情怕也没用,什么名节不名节的。我这样天天被卖,还到哪里谈名节。糟践也让她们糟践苦了。只有打赢这场官司,才是自己的出头之日。这是他们给我创造的一次好机会,我会打赢这场官司的,你们的心都放这这里好了。”雨春指了指心口左侧,李雪满脸的震惊:“春儿,你怎么知道心在这里?”雨春大笑:“雪儿姐姐,你真是大惊小怪,这有什么奥妙的,你『摸』『摸』这里。”雨春拉着李雪的手,李雪闹了个大红脸:“这儿……”雨春一看李雪的样,知道李雪是怎么想的了,胸前左侧是心脏部位,正触到了李雪秘密的地方,雨春是没想那么深的,赶紧缩回自己的手,指着自己的左胸,自己这个小身板儿可没发育成呢,一马平川的,可没有李雪那样的小山丘:“这儿,我们想事儿的心在这儿。”雨春明白像李雪她们这样的古女子,可理解不了大脑思维的那一套东西,古人都认为想事是心想的,直到现代,人们说话还都是:心里想什么,也是几千年的认识吧。所以雨春以李雪她们能理解的范围解说心脏的部位。[]田园五兄妹182李雪羞得跑了,回房找自己的心去了。小丫也跑了,她觉得雨春说的很妙,她可没感觉到过心跳,只知道想事是用心想的。雨春真感觉到了俩人的有趣,想想也是,古人怎么能和现代人,人体的解剖是没人懂得。第二天雨春的心情恢复的和往常一样舒展了,协同小丫儿和李雪,三个人去了地里看庄稼,雨春的地今年已经又多了几亩,从去年的九亩变成了十九亩亩。开春儿她又买十亩地,这样白着呢,只等夏天种晚瓜,今年的晚瓜雨春决定去年的要早半个月,晚瓜收完以后,这些地全部种麦子,十九亩的麦子,最少得打六千斤。古代的粮食产量太低,主要是没有化肥,农『药』,病虫害防治不利也减产,只靠那点人粪『尿』和猪圈肥,高产的希望太渺茫。雨春都想研究化肥了,可是她办不到,造化肥是要化工原料的,那个条件可不是古代能办到的。去年雨春养了四头猪,今年养了八头,买仔猪也是很贵的,等来年,雨春要留两头母猪崽儿,自己家繁殖,费用低多了,古代的粮食品种的产量是低点儿,高粱、谷子是低产作物,这个时代还没有玉米,是有玉米没有化肥也不会高产的。玉米的品种也是逐渐培育到高产的,是一步一步研究的。雨春还有进一步的种田计划,把所有的钱都买成地,找人种,自己收些租金,也是一笔收入。自己准备种瓜的十亩地里,长了很多婆婆丁苦麻菜、苣荬菜。李雪看到了眼睛亮了:“春儿!我们快点儿挖菜吧!回去包菜饽饽。”“好!荞麦面的饺子。”自己去年种了好几亩荞麦,快到夏天了,荞麦可是好食物:“雪儿姐姐!我们夏天天天吃荞麦面的,我最喜欢吃了。”李雪是一愣:“你啥时吃的荞麦面的?”李雪的意思是:谷氏净让你吃糠,怎么还舍得给你荞麦面吃?雨春明白了李雪的意思,自己还是在姥姥家吃过多次的荞麦面,来到这个世,也是经常想吃的,那个滑溜劲儿,那个香劲儿,一辈子也忘不了。也是去年天一旱,雨春想到了种荞麦的引子,雨春明白几个村的人谁不知道陶三春是没吃过粮食仁儿的,雨春不能说在陶家吃过:“我是在钟离府吃过一次念念不忘了,好吃啊!明天我去做床子。”小丫抢着说:“我也跟你去,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先见识见识床子。”“我也没有吃过。”李雪也想象是什么玩意,她想一定是好吃的。“说了半天雪儿姐姐你还不知是啥?”雨春才明白李雪问自己那句话的意思,不是以为雨春没吃过,原来她是不知道是什么。几个人都是受气的丫头,怎么能吃过?其实雨春也领会错了,古代的面条叫汤饼,自然不叫,叫什么雨春怎么知道,到了这里她又没吃过也没见过,穷人家是不舍得吃压那样好吃的,浪费粮食的食物,会摆霍着吃的,只有大宅门的富贵人家。雨春介绍了的做法和吃法,说的几个人眼睛放了精光,拭目以待雨春的出世。三人挖了三大背篓野菜,雨春专管挖婆婆丁,小丫儿专管挖苦麻菜,李雪专管挖苣荬菜,尖尖的三大筐,此时的野菜蘸酱吃已经老了,也只有包菜饽饽这一个吃法。再者是喂猪喂兔子,此时的山村的人家养得起猪的不多,谁家也没有富裕的粮食给猪吃,都是挖些野菜,割些野草喂猪,猪的生长率很慢,两年喂一头不错,也是为了糟点儿粪种那二亩地。挖野菜是很需要人工的,每人一天挖的喂一头猪不错了,养猪的少猪肉是很贵的。雨春在镇买了很多猪油,熬好后连油梭子装到一起,雨春最喜欢吃野菜馅儿,家里是长了架瓜丝瓜冬瓜的,做馅儿她也是不喜欢的吃的。每筐大概有五十斤多,背起来颤颠颤颠的要是以前雨春只能背三十斤,这两年雨春的体质极好了,个子也高了一大截儿,经过练武,力气确实是大增了。背这一筐轻巧的,并不费多大力气。李雪已经十六岁,雨春高了半头,因为她到了蹿个儿的年龄,个子以后也不会再蹿了,雨春才十二岁,还没到蹿个儿的年纪,可她的力气却有李雪的大。小丫雨春大一岁,也还是没有到青春期的小少女,小丫儿的爹是个子不高的,她的娘个子多高呢?小丫儿以后能长多高,雨春也是关心的。因为她看出了永辉和小丫儿的不一般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<】

•04-14

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2701例。其中,香港特别行政区11594例(出院11214例,死亡207例),澳门特别行政区49例(出院48例),台湾地区1058例(出院1026例,死亡11例)。

环球电竞 / 327w4
•04-14

  

•04-14

  另外,对于不安全食品生产源头追溯对于一家企业来讲,难度更大,其中的资源花销也不该由企业来承担。就算对经销企业进行处罚,也很难打击到生产的源头,从根本上遏制食品安全相关的违法行为。

•04-14

当圣元宫主对着那座散发着诡异,不祥的血红祭坛跪拜而下时,那诸天将目光投射于苍玄天的圣者,皆是齐齐震怒。谁都没想到,这圣元宫主竟然如此狠毒决然,竟然直接以那圣宫所有强者为血食,祭祀圣神!这种行为,无疑是资敌!虽说以圣神那种层次,这种血食也不过只是杯水车薪,但谁又能知晓,这点作用不会影响大局?!“丧心病狂!”一处混沌虚空中,金罗古尊怒发须张,眼中满是森然杀机,可就在他打算有些动作时,那混沌虚空突然剧烈的震荡起来,一只无边无际的巨手直接是撕裂开混沌,当头便是对着金罗古尊所在镇压了下来。同时,有漠然浩荡之声响起。“金罗,若是不想引得我圣族倾巢而动,你诸天还是好好的看着吧,这场大戏,主角不是我们,也不是你们!”金罗古尊长眉飘动,知晓这是圣族的古圣出手,于是他天灵盖处有一朵庆云升腾而起,庆云之中光华万丈,继而化为一朵数万丈庞大的神圣之莲,光照诸天,然后对着那巨手迎上。轰隆!两位当世巅峰般的恐怖存在于混沌虚空中交手,那等动静,瞬间震裂了无数小空间。[久久小说.jjxxs.] 归墟神殿深处。两道莲座上的人影也是睁开了眼睛,释放出了无边伟力。正是归墟神殿另外两位古尊,帝龙,赤姬。帝龙古尊身躯极为魁梧,身披甲胄,他坐在那里,宛如是一座巨山一般,一股让得寻常圣者都有些窒息的霸道威压若有若无的散发出来。赤姬古尊一身火红长裙,长裙上布满着古老的火焰图腾,裙角火苗升腾,其容颜本就极美,再加上那出众飘渺的气质,无疑也是绝代佳人。“这圣族先前半年的沉寂,果然是有所谋划。”赤姬古尊嗓音略微有些沙哑,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。帝龙古尊沉声道:“圣族亡我诸天之心不死,哪会轻易罢休?”“如今他们的谋划,恐怕就是趁苍玄天内乱,将其占据,从而削弱我诸天之力。”赤姬古尊美眸中有火光涌动,她直接是洞穿了层层虚空,看见了苍玄天内的对峙:“如今苍玄天封闭,外加上圣族阻拦,那里的情况,我们都插不上手。”“金罗那边已被阻拦,不管圣族想要做什么,都必须保持戒备。”帝龙古尊点点头,旋即他双目深邃的望向虚空中:“最近我总感觉有些不安,整个天源界的天地源气,似乎都是在渐渐的有着一种意志在若隐若现,恐怕...圣神是真的快要苏醒了。”赤姬古尊娇美的容颜也是变得凝重了起来:“若圣神苏醒,最终恐怕就只能看那一位能不能制衡了。”她的眸光投向了诸天城所在,城中那位,是诸天最后的希望。帝龙古尊沉默了一下,道:“谁知道呢...这些先天神祇...”当年自从发现了孕育着第三神的神石后,归墟神殿对于如何处置也爆发出了争议,其中主要分为两种,一种是炼化神石,尝试能否让诸圣更进一步,而另外一种便是蕴养神石,令那第三神顺利的降世。而帝龙古尊,则是属于支持炼化神石那一派。赤姬古尊眼神微凝,盯着帝龙古尊,道:“不管你以前是如何打算,但如今第三神已经诞生,不论如何,我们都必须支持祂,你以往那些心思,不可再动。”两派中,赤姬古尊一直都是保持中立,从中协调,但如今的局面第三神已经诞生,她自然不会再允许帝龙古尊还抱着曾经的那些心思。帝龙古尊沉默了一下,道:“你觉得祂到时候真会为了这诸天生灵去与那圣神争斗吗?”“你对祂或许是有些偏见。”赤姬摇摇头,道:“祂秉承祖龙意志而生,自会守护祖龙所创造的生灵,而且,祂并非是漠然无情,祂对那个叫做周元的小家伙,有着极深的感情。”帝龙古尊有些哑然,那一位太过的重要,所以他们自然是有过关注,当然也知晓祂与那个叫做周元的小子间的关系,但正是因为了解,所以连他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。那种先天神灵,竟然真的会动感情?真是让人难以置信。“希望如此吧。”他最终只能这么说了一声,然后便是双掌一拍,顿时有着一道威严的龙吟声响彻而起,这龙吟,直接是传入了诸天所有圣者耳中。这一刻,归墟神殿内有一道道伟岸气息升腾,跨空而去,遁于虚空之间,形成道道防线。而混元天,乾坤天,万兽天,五行天四大天域内,同样是有圣者之声传遍每一个角落,那是诸天备战令。一旦圣族开启大战,届时诸天将会动用所有的力量来抵御,因为一旦开战,这将会是生死存亡之战,一切的内斗都将会被禁止。此时此刻,苍玄天内的争斗,无疑是令得诸天都是将神经紧绷了起来。...而当诸天与圣族皆是因为苍玄天而有所动作时,在那无数道目光瞩目的血海中...嗡!伴随着圣元宫主的跪拜献祭,只见得那座散发着诡异不祥的血红祭坛之上,有着极为古老的光纹开始变得明亮。祭坛爆发出了恐怖的吸力,只见得圣血池中,那些蕴含着浩瀚源气与血气的血水,开始源源不断的对着其中涌入。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血水涌入,只见得祭坛上方的虚空开始扭曲起来,最后渐渐的形成了一道空间裂痕。空间裂痕内,幽深黑暗,不知通往何处,甚至连圣者的感知没入其中,都是难以追寻尽头。而周元等人的面色则是在此时忍不住的剧变,因为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微弱的气息在那空间裂痕中出现。那道气息若隐若现,但却散发着一种无法言语的莽荒以及宏大,那种感觉,犹如是比这方天地还要更为的古老。而且,那气息具备着一种威压,那种威压,直接是引得苍玄天的天地在此时变得失去了秩序...狂风,暴雨,雷电,火焰凭空而现,对着四方席卷。这一刻,犹如地风水火涌动,欲要重铸世间。青阳掌教等人都是忍不住的眼露一丝恐惧,那种气息...比圣者还要让人感到恐怖。周元深吸一口气,这等气息,放眼整个天源界,恐怕也唯有那一位能够拥有...圣神!这是圣神的气息!而在所有人震撼恐惧间,有一缕幽深的微弱光线从那不知名的空间裂痕深处射出,最后穿过祭坛,直接是射入到了跪拜在祭坛前的圣元身上。与此同时,有一道莫名低喃声,宛如梦魇般的从幽深处传出。“吾之...信徒...”“给予你力量...去完成使命吧...”

热门关注